L二太爷水溶液

什么?什么介绍?风大不听不听,对象最好看

这个时间适合作死

扯下二尺红头绳呀,给我的对象扎起来:D
光速水溶逃跑

为了证明我对马哥爱的深沉,于是有了以下这最新令人窒息的操作!!!!

Ummm,这大概就是最新的情头操作吧
土拔鼠和novice更配噢
以后就拿这个去对象小窗吼:D
P2修正版马哥欢迎领取

新鲜出炉!!!
先到先得啊!
被袖管子抽死概不负责啊!
震惊,土拔鼠区馆长追杀作者!


妈耶,跑了跑了

就,当作我500字罚戏和坟头蹦迪【bu ni】
过于凌乱草稿,顶锅盖逃跑
论Altair出去浪够了回家见马哥的正确姿势【bu】

A: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M:菜鸡,你还知道回来,滚吧

后排悄悄给对象递玫瑰,对象可好看了

Emmm这其实是一个活动宣传:P
详情请见渣绘:D
给宣教长的坟头蹦迪活动宣传【bu】
这是主办@你有本事开脑洞你有本事填坑啊

最近异常沉迷的南方公园画风
渣绘,请各位注意看时保护好自己的眼睛

Safety and peace brothers :

于7月16号正式开始的MAM30日距今已经远超出我们30天的预算,在此由衷感谢所有对本次活动鼎力相助的太太们,谢谢你们给MAM这对cp送来了冬天里的一把火:D

30日活动总计47天,虽然它叫30日但我们的黎凡特司机们坚持了47天\(^o^)/

再一次感谢各位大佬将有粮吃的幸福带给我这种咸鱼们\( ´▽` )ノ

以及主办本次活动的我亲爱的四人组 @Guanidyl  @你有本事开脑洞你有本事填坑啊  @凤梓羲 ,没有你们这个活动肯定是在7月就泡汤了,无论是时间安排还是贴图logo的设计都是你们在忙前忙后。

除了温暖南极圈外,我们希望通过活动向大家推广新tag,Malty和AltM【MAM的tag和隔壁的重了多少有些尴尬】活动的粮食可在这两个tag下全部找到:D
另外我们会根据需要决定是否做个粮食汇总【小声逼逼】

到此MAM30日活动,在这个风和日丽艳阳高照九月秋高风怒号的周六正式完结,是否有新的MAM相关活动敬请关注主办群
The Eagles of Levant,群号码:653947181

悄悄的9月12马哥祭日也许会有粮

今天是黎凡特刺客接到的匿名投稿( ´▽` )ノ
来自 “一个透明的窥窗者”

好了废话不多说下面是正文

I May Hate You Sometimes

马西亚夫高中。食堂。中午小休。

马利克挑拣着餐盘里如同戴斯蒙呕吐物的豆泥和看起来像旧车座垫的汉堡肉饼,斜对面原本空荡荡的座位被一个常年套着灰白色套头衫的身影占据。
马利克叹了口气,把叉子“咣当”丢进餐盘,抬起头,对着自己连续一周的用餐同伴坦白:“我不是个机器人。你不用每天监视我吃午饭来确定我到底有没有偷偷喝汽油。这是个笑话。我告诉阿巴斯我是个机器人所以他不会再烦我。”
“我知道。”对方回答。这是他一周以来对马利克说的第一句话。
马利克翻白眼:“听着,我知道跟我这种‘卢瑟’讲话不是你的强项,但是你是否没注意到我刚才的话里面总共有四个意群?如果不特意指出,在你不乐意提供上下文的情况下,我很难理解你到底知道什么。”
“你不是。”回答再次贯彻言简意赅原则。
马利克只想将午饭扣在对方的脑袋上。他打定主意不再理睬那个语言功能发育不健全的人.1.1.102,转而将沮丧发泄到自己的午餐中。
噁。
谁能想到合成塑料肉饼混上豆子泥能比它们单独出现更恶心?他就不该侥幸想着能咽下学校提供的午餐,它们百分之百不是供应给人类的。但是如果什么也不吃……马利克脸色愈加阴鸷。一次体育课上当众休克的体验足够他一生细细回味了。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罗伯特追在他屁股后面叫他“节食小妞”,把他关进储物柜里,丢掉他的历史课本,往他的午餐袋子里塞死鸽子,等等等等。
他当然回击了。罗伯特的留校察看可不是毫无来由。如果能保证罗伯特和他的党羽能够突然失聪(或者更歹毒一些,永远半身不遂失去行动能力),马利克或者勉强愿意承认,自己也许跟他们被发现在扫帚间藏E粉还有苦艾酒有点关系……
啪!
一条无辜的士力架突然出现在他眼前。
马利克猛地抬头看向斜对面坐着的人。
“吃的。”
老天,马利克觉得这人比他更适合“机器人”的谣言,真的,正在培训语言能力的试验AI,连表情功能都还未掌握的那种型号。
“……万分感谢您的解说,阿泰尔,如果你不加以注解,我真的不知道这种被巧克力涂层包裹的花生酱与焦糖混合物到底是何用途。”
阿泰尔眉头紧蹙:“吃了它,马利克。”
马利克怀疑地看着他。
阿泰尔瞪着马利克。
马利克直直盯着他。
他看见马利克深色的眼睛。
阿泰尔“腾”地起身,抓起灰色的尼龙布双肩包,头也不回地跑了。

马西亚夫高中体育馆外隐蔽角落,下午第二节课即将结束。

玛利亚索普靠在斑驳的墙上,听完阿尔泰干巴巴的报告,将一口薄荷味尼古丁焦油混合气体故意喷在对方脸上。
阿泰尔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眯起眼睛瞪她,恶狠狠地问:“敢问你高见?”
翘起一边的嘴角,玛利亚含着烟含糊地说:“所以他什么也没说。然后你就也这么一声不吭地跑了。阿泰尔,我没想到我认识了一个懦夫。”
“我不是一个懦夫!”阿泰尔听起来很有点生气。至于他是对自己发火还是因为朋友的指责而愤怒,我们不得而知。
玛利亚再次朝他脸上喷了一团二手烟,甜蜜地嘲笑着:“对,你不是一个懦夫。全马西亚夫高中都想不到,他们眼中最酷的人,也不过是一个在暗恋对象面前说不出话来的男孩。”然后她弹了弹烟头,说:“你知道吗?看到你仍然属于正常人类,我其实还挺开心的。”
阿泰尔目瞪口呆:“我没有暗恋马利克!!”
玛利亚翻了个白眼:“你当然没有暗恋阿塞夫。阿泰尔,从他转学过来的那天起你就每天跟我报道——马利克在历史课上纠正肯威的讲义啦,马利克又把撺掇他进象棋俱乐部的一年级吓哭啦,马利克发现阿巴斯放他储物柜上的油漆桶并把它倒进阿巴斯的书包里啦——这些当然只是你对弱势群体的‘无私的关怀’——”
“——他只有一只手!我不能让阿巴斯惹事!”
“Meh,借口。”玛利亚摆摆手:“从第一天开始你就不敢直视他,或者被他注视;你到昨天为止都不敢跟他说话;中午你终于跟他说话了,但在要进行正常对话的时候你立刻cpu过载……没错,你没有暗恋他。”
阿泰尔嚼着自己的嘴唇,十分用力地找出什么话来反驳她。但是他搜肠刮肚的结果并不乐观,最后只能当一个无聊而愤怒的复读机:“我没有暗恋马利克!”
玛利亚嘴边绽开一个罂粟一般的笑容,然后她问他:“阿塞夫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黑色,如同我冰冷孤僻的灵魂。但是在正午的阳光下看起来更像深栗色。
阿泰尔完美抑制住了自己回答的冲动。
然而这种控制毫无意义。玛利亚如同一口吞了一打爱丽丝的柴郡猫,张开她的血盆大口,说:“你——”
阿泰尔永远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因为下一秒玛利亚脸色一变,脱口而出“狗屎!是多里安!”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里的烟往地上一掷,再狠狠一踩,拉上阿泰尔,一溜烟跑了。

马西亚夫高中的语言课老师阿诺多里安摸进这个烟瘾者天堂,抽了抽鼻子,自言自语:“我发誓我闻到薄荷的味道……”然后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再安心地从外套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愉快地给自己点上,蓝莓味爆珠一碎,角落里立刻充满了水果的香甜。可惜他还没跟尼古丁缠绵几刻,一个干练的身影闪过角落的出口——
“狗屎!是校长!”他扔掉剩下半截的烟屁股,踩灭火星,三步并两步,夹着尾巴逃走了。
伊薇弗莱女士踩着冷酷无情的步子,如审判日时的我主,降临这个缺乏光线和纪律的蛮荒角落。
“啧,我发誓我闻到莓果的味道。”她说,然后踢了踢遗落在地上几个非法之徒留下的烟头,心中为不能当场拿下他们而失落。忽地,她的耳朵捕捉到一丝动静。这个违法者的伊甸园还有个Z型拐角,若是不仔细寻找,即便身在角落之中都很难发现这个藏身之地。胜利的号角吹响,伊薇快步走过去,贪婪的笑容绽放在眼角:
“抓住——马利克?!”
伊薇记得马利克阿塞夫,当他第一次出现在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她记得这个带着义肢的男孩猛禽一样愤世嫉俗的眼神。且不提用一只手点烟是多么麻烦,也不谈他是如何鄙视不良生活习惯——说老实话,伊薇很怀疑他会沉迷任何形式的放纵——总之,她还没蠢到怀疑马利克躲到这儿来满足烟瘾。眼下的问题是,他为什么会在这儿?而且——
“马利克!你看起来很红。你还好吗?”
马利克熟龙虾支支吾吾,声带和舌头都不再受他控制。
哦,这可怜的孩子。伊薇放轻柔声音,安抚地问:“嘿,伙计,发生什么了?”
“马利克?你哪里疼吗?还是午餐过敏?”
“来吧,我们一起去找护士。”
“马利克?”

马西亚夫高中操场,翌日中午。

阿泰尔躺靠在阶梯座椅上,啃着自己第一根能量棒,心不在焉地盯着远处排练的拉拉队。这天天光正好,晒得他只想抖抖翅膀,晾晾羽毛。
一道阴影忽然从他身后接近,守卫领地的猫科动物一般,阿泰尔立刻收回了伸展的四肢,警惕地回头。
然后猫科动物又变回了试验型人工智能.1.1.102。
马利克用喉咙哼一声,弯腰把手里的棕色纸袋子放到人工智能的右手边,再伸手拿出一卷保鲜膜包着的三明治,丢进阿泰尔雕像的怀里。
“吃的。”他说,像是被自己逗乐了,马利克加了一句:“你不能靠能量棒过活。”
阿泰尔看向自己手里的东西:是自制熏火鸡三明治。全麦吐司夹着脆生生的罗马生菜和番茄片儿,还有实实在在的大块火鸡胸。
阿泰尔看向马利克。
马利克撇过脸,代替自己的午餐袋子做到他的身边,解释道:“我不想欠别人的。再加上,今天早上和卡达一起准备午餐做多了。叫那小子起床太不容易了,早晨时间实在紧张,也不是每天都能让他帮我切蔬菜和冷肉。”
抱怨着自己的弟弟,马利克再次从神奇的纸袋里掏出一卷三明治,他将它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点一点艰难地撕开裹紧的保鲜膜。
“你下回应该用锡箔纸包它们。”阿泰尔建议道。
马利克狠狠瞪他一眼,阿泰尔赶忙转移视线。
终于打开了三明治的包装,马利克满足地一口咬下去。瞧着他咽下第一口午餐,阿泰尔才拆开自己那份。才吃了一口,他惊呼:“里面没有酱!”
马利克翻白眼:“酱全是饱和脂肪。”
“但是没有酱你怎么吃?!”阿泰尔辩驳。
“咀嚼,然后吞咽。还要我教你怎么做智人吗?”
“……你真是个健康偏执症。”
“闭嘴,尼安德特人。”
“……”
“……”
“谢谢,马利克。”
“……好好吃你的午餐。”

FIN
-------------------------------------------------------------------------------

阿泰尔语翻译:
“我知道。”=我知道你骗阿巴斯。我知道阿巴斯烦你。我已经把他开除球队了。
“你不是。”=你不是卢瑟。你可能是全马西亚夫最聪明的人。我想听你说话。我想跟你说话。
“吃的。”=我希望你能吃点东西。这是我今天的甜食。不过我没关系。别在体育课上晕倒。

又到处搜罗了FaceApp改的表情分享
来波精神污染吗兄弟姐妹们!
#侵权删#

震惊,嫦娥揍羽化而登仙,这操作又为哪般bug?!

P2GIF不知道能不能行quq